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020广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6|回复: 0

2020年影业江湖:万达巨亏滑落华谊绝处逢生

[复制链接]

194

主题

194

帖子

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21-1-12 22:5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搜狐娱乐专稿 (哈麦 / 文)2020 年已经结束,在这 " 不完整 " 的一年里,伴随着冲击和巨变,电影行业发生了再一次的洗牌。
从参与投资电影的数量、累计总票房这两个维度来看,2020 年表现较为抢眼的依然是阿里影业(包括淘票票)、猫眼微影、腾讯影业这些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影公司,以及抖音文化这种异军突起的新秀。


传统的老牌电影公司,像中影、华谊、博纳、光线等,是最主要的一线生产力,都有各自开发并主控的电影,能分到单片最大部分的票房,但是在参与的总量上,相比猫眼微影、淘票票这样的平台型公司,显得并不占优。
但这种对比只是 " 矮子里面拔将军 "。如果加上是否赚钱这个指标,2020 年没有哪一家电影公司是表现优异的。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即使有极个别公司表现突出,那也是相对的,仅仅勉强微盈利而已。
真正赚了大钱的,只有少数创作者。比如管虎,他的公司七印象参投了《八佰》和《金刚川》,作为最主要的出品方之一,直接从中分巨额票房。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也给了所有参与创作的导演、监制出品方份额,他们都从票房里分收益。


Part Ⅰ 互联网新势力
阿里影业总票房第一,抖音文化异军突起
在 2015 年前后,影市火爆上升期的那几年,出现了一批有互联网背景的电影公司。一开始,它们都是跟着传统主流的电影公司跟投项目,话语权较低。慢慢地,凭着其平台资源及资金优势,这些公司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。
其中表现最突出的,一股势力是阿里影业及其旗下的淘票票,另一股势力是光线传媒控股腾讯参股的猫眼微影,还有一股势力是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。
这几年,短视频火爆,电影宣发阵地转移,字节跳动凭借其平台优势,也介入了电影行业,通过旗下成立的影业公司开始参投一些热门电影。另一方面,通过大手笔买下《囧妈》版权免费网播这样的举动,字节跳动已经展示了其在长视频领域的野心。
早在 2015 年底就已经成立,但是一直存在感不强的哔哩哔哩影业,也会在 B 站强势崛起的过程中,越来越多地参与到电影行业中。
阿里影业——
在 2020 年,阿里影业及其旗下的淘票票参与出品的电影共有 12 部上映,累计总票房约 112 亿元,占全国总票房的 55%,在所有电影公司里高居第一,遥遥领先。


这 12 部电影中,阿里影业主控的只有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《一点就到家》。《拆弹专家 2》阿里影业为第二大出品方,《沐浴之王》阿里影业为第三大出品方。其他如《八佰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金刚川》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等全为参投,占的份额相对较少。
尽管参投及发行了不少电影,但在疫情冲击下,阿里影业 2020 年互联网宣发板块(包括票务、宣发、参投)业绩还是出现了大幅下滑。根据此前公布的半年报,在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的 6 个月内(港股规则),阿里影业的互联网宣发业务收入 3.81 亿元,同比下降 68%。


内容制作(包括剧集制作等)及综合开发(包括阿里鱼 IP 授权、娱乐宝业务等)这两个板块实现了盈利,对冲下来,2020 上半财年,阿里影业总收入约 9.27 亿元,同比下降 38%。归属于所有者的净亏损约 1.62 亿元。
猫眼娱乐——
作为售票及宣发平台,光线控股的猫眼微影比阿里影业旗下的淘票票表现更突出,2020 年猫眼微影参投了 11 部上映的电影,总票房 82.36 亿元,仅次于阿里影业 + 淘票票,位居第二。


但跟淘票票一样,相比其他传统老牌电影公司,这两家平台更多的是参投,在多数电影中占的份额并不高,当然最终的分账也不会很多。比如,猫眼微影在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出品方排序里是第十五位,在《金刚川》的出品方排序里是第十四位,只是 " 喝汤 "。
2020 年猫眼微影唯一主控的电影是《风平浪静》,该片票房只有约 8400 万元。


猫眼娱乐和阿里影业、欢喜传媒三家公司同在香港上市。财报数据显示,2020 上半财年,猫眼娱乐收益为 2.03 亿元,同比下降 89.77%。期内净亏损 4.3 亿元。
腾讯影业——
互联网电影公司里,腾讯影业这几年发展也较快,其方式也和所有别的新玩家一样,利用其平台和资源优势,从跟投开始,通过几年的摸索,逐渐加磅,并开始开发及主控项目。


2020 年,腾讯影业参投了《八佰》《急先锋》《紧急救援》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四部上映的电影,累计总票房 40.78 亿元。作为参投方,腾讯在这几部电影里的排名都相对靠前,因此份额也会相对较高。比如《八佰》,腾讯是仅次于华谊和管虎七印象公司的第三大出品方。
抖音文化——
阿里系和腾讯系之外,字节跳动在影视行业的布局也越来越多。
2019 年,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出现在了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唐人街探案 3》的联合出品方名单里,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8 年 10 月,由字节跳动控股。
2020 年 3 月,字节跳动注册了抖音文化(厦门)有限公司,在 2020 年参投了四部上映的电影,分别是《拆弹专家 2》《赤狐书生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一点就到家》,累计总票房 39.19 亿元。作为初入电影行业的新来者,抖音文化在每部电影里占的份额都较低。


哔哩哔哩影业——
B 站早在 2015 年底就注册成立了哔哩哔哩影业(天津)有限公司。几年来这家公司参投了《我叫 MT 之山口山战记》《精灵王座》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《刀背藏身》、《爱情公寓》(电影版)、《我和我的家乡》,以及即将于大年初一上映的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。其中,以动画居多,也有剧情片和纪录片。


Part Ⅱ 传统老牌玩家
华谊兄弟绝处逢生,万达电影高位滑落
传统电影公司中,从上映的电影,以及公司整体营收情况来看,2020 年表现相对坚挺的是光线传媒。华谊兄弟在前两年跌入谷底,2020 年算是绝处逢生,在爬坑。万达电影、中国电影等这些影院、院线资产较重的公司,在 2020 年受损最严重。北京文化在电影项目上又有《我和我的家乡》这样大获成功的案例,但是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,陷入了可能退市的危机。
其他如嘉映、安乐、英皇、欢喜传媒、上海电影、横店影视等,都算没有掉队,依然有作品上映,在主流电影公司行列。但在行业整体受挫之下,表现也都不突出。


光线传媒——
光线传媒 2020 年参投的电影有 7 部上映,累计总票房 62.75 亿元。其中主控的《姜子牙》《如果声音不记得》都能赚钱。参投的《八佰》光线为第四大出品方,也能赚不少。参投的《金刚川》光线为第九大出品方,占的份额较少。


根据披露的 2020 年三季度报,光线传媒是唯一实现了盈利的电影上市公司,也是最逆势抗跌的电影公司。这一方面是因为光线没有影院资产,避免了亏损。另一方面其上映的影片,投资的电视剧,以及去年大卖的《哪吒》等相关电影的衍生业务,都带来了收入。
2020 前三季度,光线传媒净利润约 6400 万元。这其中不包括《姜子牙》《如果声音不记得》《金刚川》,这几部电影的收入将在年报中体现。


博纳影业——
博纳影业 2020 年上映的电影有 4 部,但主控的只有《热血合唱团》,票房约 6800 万元。参投的《拆弹专家 2》博纳影业是第三大出品方,预计盈利。参投的《紧急救援》博纳影业是第五大出品方,该片截止目前累计总票房只有 4.65 亿元,片方分账 1.62 亿元,可能还不能覆盖投资成本。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博纳影业在出品方里排在第十六位,占的份额很少。


此前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2017-2019 年,博纳影业年年盈利,且净利润逐年走高,2019 年为 3.15 亿元。2020 上半年博纳也实现了盈利,净利润 2680 万元,仅次于光线,它和光线也是 2020 上半年仅有的两家没亏损的电影公司。


博纳的主业包括电影投资(主投、参投)、电影发行(代理发行、买断 / 保底发行)、影院及院线经营,这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较平衡,大约各为 30% 多。在影院业务承压,电影业务表现不及预期的情况下,预计博纳 2020 年整体业绩可能大幅下滑。
华谊兄弟——
华谊兄弟电影方面今年的表现相对很好,三部电影全都赚钱。主控的《八佰》票房 31.09 亿元,投资方分账 11.23 亿元,减去成本,爆赚。作为第二大出品方且作为主控发行方发行的《温暖的抱抱》总票房已突破 7 亿元,投资方分账约 2.5 亿元,减去成本,大赚。票房 11.22 亿元的《金刚川》华谊是第六大出品方,也能分到不少收益。


通过不断的质押借款,向大股东阿里借款,获得银行大额授信,以及定增募资等方式,华谊的财务危机在慢慢缓解,也在向外界释放公司积极扭转惨局的信号。今年新的退市新规实行后,华谊原本因连年亏损导致的可能面临退市的危机也暂时解除了。对于华谊来说,2020 年算是 " 绝处逢生 " 的一年。未来能不能继续走好,要看接下来一两年的业绩表现了。


万达电影——
万达电影前几年很强势,常常高居年度票房榜第一,但是近两年越来越走下坡路。
2020 年,万达影视没有一部主控的电影上映。作为第三大出品方参投的《月半爱丽丝》票房只有 2800 万元。参投的《金刚川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万达影视在出品方里分别排在第十七位和第十九位,只拿到很少的份额。


即使通过并购拥有了电影(万达影视)、电视剧(新媒诚品)、游戏(互爱互动)业务,但万达电影主要还是一家院线公司,2019 年影院相关业务(包括观影收入、广告收入、商品及餐饮消费收入)营收占比高达 84.22%。影院资产重是它 2020 年巨亏的主要原因。根据财报,万达电影前三季度净利润为 -20.15 亿元,是所有影视公司里亏损最大的。


中国电影——
中影 2020 年参投上映的电影有 6 部,总票房 56.21 亿元。其中《金刚川》《急先锋》为主控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一点就到家》为第二大出品方,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为第四的出品方,《夺冠》为第七大出品方。整体来看,盈大过亏。


但在发行方面,因为进口片的减少,发行收入预计会大幅减少。中影和华夏(中影参股)这两家公司一起拥有进口片的垄断发行权,多年来一直在享受着这个红利,唯一可能的利空,就是因为某些原因(比如疫情),进口片减少或中断。
另外,中影也有很重的影院、院线业务,2019 年影院、院线业务营收占比超过两成。


在疫情冲击下,过去多年一向表现稳定的中影 2020 年出现了首次亏损。根据财报,2020 前三季度,中国电影净亏损 5.59 亿元。


北京文化——
北京文化 2020 年主控出品了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沐浴之王》两部赚钱的电影,作为第一大出品方,能分到大额收益,这在同行公司里已经算表现很优异了。
但是,北京文化自身面临着很大的危机。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已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。同时,北京文化收到两份警示函,分别针对公司,及董事长兼总经理、财务负责人、董事会秘书,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。


在去年沪深交易所刚发布的退市新规征求意见稿里,新增了信息披露和规范运作存在缺陷的退市指标,正好撞在枪口上的北京文化前途很不妙。


Part Ⅲ 创作者背后公司
管虎七印象最赚钱,吴京登峰国际常参投
以上大中型电影公司,2020 一年,全都不好过,大多数在亏损,只有极个别能实现盈利,表现最好的光线传媒前三季度净利润也才 6400 万元。
反而是那些创作者背后的公司,因为参投了自己拍的电影,而真正的赚了大钱。2020 票房榜前十的国产片,多数都有导演、演员的公司作为出品方参投。
比如管虎,他可能是 2020 年最赚钱的导演。


《八佰》票房 31.09 亿元,投资方分账 11.23 亿元。管虎的七印象是仅次于华谊的第二大出品方,除了拿劳务费,还直接分票房。


《金刚川》票房 11.22 亿元,投资方分账 4 亿元。管虎的七印象是仅次于中影的第二大出品方。导演郭帆的郭帆文化传媒,导演路阳的北京自由酷鲸影业分别为第三大、第四大出品方。作为演员的吴京也参投了这部电影,他的北京登峰国际是第八大出品方。


另外,七印象还投资了《荞麦疯长》,该片票房约 5200 万元。
七印象由管虎的老婆梁静控股,梁静持有 27.5% 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。管虎持有 12.75% 股份。另外,梁静和管虎控股的井冈山影曰企业咨询管理中心持有 15% 股份。林芝腾讯为七印象的第四大股东,持有 10% 股份。可能也是因为这层关系,腾讯影业成了《八佰》的第三大出品方,占投资份额仅次于华谊和七印象。


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也没有亏待创作者。除了北京文化和中影,宁浩的坏猴子和天津万荣企业管理咨询中心、张艺谋的北京黎枫文化(由其工作搭档庞丽薇担任法人)、张一白的上海拾谷影业、徐峥的北京真乐道文化、陈思诚的北京壹同传奇影视、闫非 & 彭大魔的西虹市影视、邓超的天津橙子映像都是主要出品方。演员吴京的北京登峰国际也获得了参投份额。


排在年度票房榜第五的《夺冠》由嘉映主控,欢喜传媒参投,陈可辛的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是第二大出品方。同时,陈可辛是嘉映的合伙人兼股东,也是欢喜传媒的股东,可以分享这两家公司的红利。


《拆弹专家 2》上映至今累计总票房破了 10 亿元,投资方分账超过 3.5 亿元。刘德华不仅是主演和监制,还是背后隐藏的制作人和出品人,他的公司梦造者娱乐是这部影片的制作方,他的另一家公司映艺娱乐是第六大出品方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

亲,赶快加入我们吧!
X
020广州网X

0511.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

0511.net镇江网|镇江大小事,尽在镇江网!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。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,视频专题、国内外新闻、民生资讯、社会新闻、镇江论坛等。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,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。...

点击查看详情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友情链接